我在法国尼斯的抗疫日记

新冠肺炎疫情在法国暴发以来,我一直“禁足”。印象中,好多年没有这样“清闲”的日子了。闲来无事,我写下这些文字,记录疫情暴发前后的一些片段。

2020年的农历新年比往年早些。从前一年12月初开始,父母就不断追问我回国的日期。我却被一个贷款审批项目拖累,迟迟定不了归期。此时,有关武汉出现不明肺炎的消息已在网上出现,因为丈夫家是武汉的,我们对这样的消息格外关注。我的父母都是医生,对此更加敏感,寄了一批口罩给我公婆,并叮嘱他们留好,以备不时之需。

1月18日左右,妈妈连发数条消息给我,让我提醒公婆尤其是患有糖尿病的婆婆千万小心,还让我不要急着回国。接下来的几天,丈夫每天早叮咛晚嘱咐。时至今日,婆家无人染病,这是我和丈夫能在国外安享宅家生活的前提。

武汉“封城”。公婆家物资充裕,因为丈夫的叮嘱也习惯了戴口罩。妈妈说,以当年抗击SARS的经验推断,等天气暖和了,病毒就可能消失,让我到时再回国。农历大年廿九,贷款顺利获批,我本应觉得这是新一年好的开始,可因为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,整个人都有点儿提不起精神。

国内已进入全面戒备。我身边的每个人都忙着买口罩,微信群里分享最多的消息就是“某药房还有口罩,速去”。朋友圈里经常看到在法华人团体募捐的活动,武汉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的校友会,在短短几天内就筹措到价值10万欧元的N95口罩驰援武汉。

丈夫此时在意大利出差。他在电话中告诉我,意大利发现了新冠肺炎病例,宣布来自中国大陆的任何航班不得停靠。我得知,此时的意大利电视新闻上,几乎时刻在滚动播放国内的情况。看到亚洲面孔,意大利店家会先问你来自哪里。反观法国,虽然也有疑似病例,但媒体并没有特别多的报道。

一位在巴黎许久不曾联系的朋友来电,说有批防护服及口罩从我所在的城市发货,他们征集了志愿者清点,结果少了17箱,数目与当初他们上报的捐赠数量相差太多,希望我去和发货仓库沟通。

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从下午3点到晚上7点半,我和另一名志愿者喋喋不休地和仓库的员工、老板诉说我们的困难,请求他们把从当地医院预订的防护服先发一部分给我们。最终,我们拿到了这17箱物资,迅速发往巴黎。当时的我没想到,新冠病毒已悄然逼近。

各大微信代购群早已变身医疗防护用品代购群,以前大家分享的是LV包包的折扣信息,现在取而代之的是口罩预订信息。早上醒来就看到群里说,法国邮政停止接收发往中国大陆的包裹,大家看着还没来得及寄回去的口罩等防护用品,一时间不知所措,有些物资因此留在了我们手里。

疫情在意大利北部暴发,3天就有300多人确诊。我们这个离意法边境只有几十公里的海滨小城依然歌舞升平,迎接春天的狂欢节刚刚开始,海量游客从欧洲各个角落涌了过来,街头巷尾熙熙攘攘。花车游行时更是夸张,海边公路两旁挤满了观众。与此反差强烈的是分外敏感的华人群体,市中心的一家中餐馆见人潮汹涌,立刻打出了休假的告示。

法国两天内新增确诊20多人,几乎所有华人都有所预感,当地人还是无畏的样子。我问了几位关系较好的法国人,大部分人完全不关心,少数人了解一点儿信息的觉得新冠肺炎和流感差不多,没什么可怕。很多人觉得是法国政府动作缓慢导致疫情暴发,但我觉得不可一概而论。事实上,法国只有两位数确诊病例的时候,尼斯市政府就宣布原定29日结束的迎春狂欢节提前结束,巴黎也取消了马拉松比赛。在我看来,这已经十分果断了。

我的驾考成绩出来了,通过,没有悬念也没有惊喜。几天前去考试时,我还担心考官和教练问我有关新冠肺炎的问题,然而并没有,疫情似乎远没有油价上涨更能引起关注。中午约一起学车的朋友吃饭,他一反常态犹犹豫豫,最后选了一家冷门餐馆。我忍不住问他为啥选这家店,对方告诉我,这家店中午一般没什么人。朋友们开始在外出时戴口罩。这是我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,新冠肺炎不再只存在于新闻中,而是对日常生活有了线日

自从意大利疫情加速蔓延,法国的华人就特别紧张,有人套用国内疫情的模型,估算意大利和法国确诊数破万的日期。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气氛。在家一打开微信就感觉周围弥漫着不安,出门晒晒太阳看到歌舞升平的法国人,又觉得岁月静好。

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日子过了半个月,法国总统的电视讲线点,马克龙正式宣布,为抵御新冠病毒,从下周起关闭全国所有学校及幼儿园。他还说,法国正经历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。不过,政府依然没有提倡全民戴口罩。

早晨醒来,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新闻,得知法国单日确诊人数连创新高,心中难免有些慌乱,还好家里有100多个口罩备着。想起前段时间网上疯传的超市货架空空的消息,我们决定囤点儿物资。出门一看,街上依然车水马龙,超市里也没有很多人,当然也没什么人戴口罩。我们尽量不往人多的地方去,注意保持安全距离。

晚上8点,我准时守在电视前等着马克龙演讲,果不其然,“封城”了。离上一次演讲只隔了4天,一切似乎全都变了样。总统用凝重的语气宣布,法国进入战时状态,禁止任何非必要出行,普拉诺这是场战争,我们要一起面对并打赢。我静静地听完讲话,在直播结束后沉默了片刻,这一刻,估计整个法国的气氛都是如此吧。

法国“封城”转眼快半个月了,疫情迈着魔鬼的步伐,朝着难以预测的方向前进。意大利、伊朗……伴随着美国疫情的全面暴发,全世界仿佛被阴霾笼罩。意大利确诊破10万人,法国也有近6万人确诊。

停课以来,大批中国留学生计划回国,可伴随着一批批航班相继被取消,到处都在上演真实版的《人在囧途》。

一大早,本地学联就开始协助中国驻法使馆统计滞留的学生人数。时至今日,幸运地抢到票的人们已经在国内各地晒着隔离餐,开始了隔离生活,未能成行的也续租了房子,或者搬到了朋友家,一心一意就地抗疫。

学联主席打电话给我们,问能不能开车去200公里外的马赛领取祖国发给中国留学生的健康包:每人一包消毒纸巾,20个外科口罩,以及两个N95口罩。我当即答应,然而最终因为没有办法在“封城”的情况下获得远距离出行许可而作罢。即便如此,得到消息的同学们仍然很激动,非常时期,能收到来自祖国的关怀,线日

谷雨。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全世界都会下雨,反正我所在的这座南法小城是湿漉漉的。这是法国“封城”的第35天,生活有条不紊地继续。宅在家中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,男人们的电子游戏小组,女人们的瘦身美容小组,穿插着读书计划和美食播报……即便不出门,居家隔离的日子也过得有声有色。

随着疫情蔓延趋缓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z-surpass.com/,普拉诺市内的超市、餐馆陆续恢复了外送服务,微信群里渐渐没了恐慌情绪,大家分享着菜肴及食谱,纷纷感叹,好久没有这样享受过家庭生活了。法国政府宣布,“封城”将于5月第二周解除,并要求进入公共区域的人员必须戴口罩。同时,政府将面向全国免费发放可洗口罩,以税号为单位,每人两个,并对口罩限价,确保药房有充足的口罩可供购买。这段时间,sandro、maje等法国服装品牌开始转产口罩,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,本地又有口罩卖了。看到这样的新闻,所有人都松了口气。

春日的南法,往年总是阳光明媚,游人如织。随着戛纳电影节的开幕,原本应该明星云集。如今,空荡荡的街道,空荡荡的海滩,美丽的海滨小城安静得像座空城,只有每晚8点的片刻欢呼,为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振奋。

法国“封城”以后,有人提议大家在自家阳台上为医护人员鼓掌加油,于是每到晚上8点,几乎所有窗边都会出现鼓掌欢呼吹哨的男女老少,大家相互致意,持续两分钟便恢复安静。直到今日,依然如此,如闹钟般准时,也许这就是法国人的浪漫吧。除了窗边的鼓掌,我们并不能为医护人员做更多事,但大家仍坚持送出这份小小的心意,共同打赢抗疫之战。在日新增确诊病例还有近千人的情况下,法国政府依然决定在5月解封,也许只是婉转地告诉大家,我们可能无法彻底消灭新冠病毒,不得不长期和病毒作斗争,等待疫苗研制成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