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业、家庭孰重孰轻–迟尚斌要将足球进行到底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z-surpass.com/,普拉诺

“男人是为了事业来到这个世上,女人是为了爱。”这是在一个时期内人们常常说的一句话。普拉诺每个生命都有其本身的价值。迟尚斌是个“无语英雄”,而无语的内心是怎样的一种情感,他对足球对事业又是怎样看的呢?

本次来沈阳,记者两次去绿岛宾馆看望迟尚斌,一次是跟同事去的,一次是同迟尚斌家人去的。两次去,迟尚斌都因为打点滴让我们在外面等了一段时间。见面后,我们都是在外面站着或在大厅里聊一小会儿就赶快撤,原因是怕影响他的“事业”。“足球是我的事业,为了几代足球人的梦想,现在是我们拼命的时候了。”迟尚斌说。

迟尚斌的夫人张晶是美籍华人,她现在已在上海安家。迟尚斌的女儿迟在美国洛杉矶读大学,在美国遭袭的当天,他女儿主动给迟尚斌打了电话让爸爸放心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迟尚斌两岁半的儿子在上海由外公外婆带着,儿子每天都给迟尚斌通电话,什么话都讲。一接到儿子的电话,迟尚斌不管在什么地方,心就一下子飞到了上海儿子身边,揪心的思念是无法用语言替代的。情系着在上海的妻子和儿子,人的情感任何时候往往是这样的。

身为国家队的教练和身为儿子、丈夫、父亲的迟尚斌,他的角色是不同的,他的心理也是多变的。父亲因“中风”病逝,而自己又难得尽孝,一直成为迟尚斌的心病。他很想在父亲面前多呆一点时间,尽尽儿子的孝心,可他的时间的确太少了。

迟尚斌的妻子张晶为了能同迟尚斌生活在一起,毅然放弃了在美国的生活,把房子处理掉,把车子卖掉,把工作辞掉回国,就像当年迟尚斌为了“事业”从日本回国一样,张晶是为“爱情”,可他们夫妻一年在一起的时间也只有两三个月的时间。张晶在认识迟尚斌之前,不知道“足球”是什么,迟尚斌是干什么的,经姐姐介绍,他们走到一起。因为爱迟尚斌,她便爱上了迟尚斌的“事业”,如今讲足球也是一套一套的。今年年初,张晶在上海买了房子,整个设计装修搬家这一系列工作都是张晶亲自操办,迟尚斌非常欣赏张晶的自强;但也心疼爱妻这样操劳,但是他有劲使不上,因为她一直都跟着国家队辗转奔波,这是他的事业。张晶为了他的事业从来不报怨自己的辛苦,谁叫他是为了爱而来到这个世界上来呢?

迟尚斌的儿子在美国出生,乳名叫“乐虎”,小乐虎每天都从上海外婆那里给爸爸打电话。比赛的前一天,小乐虎打电话告诉爸爸,他的胳膊让幼儿园的一个小女孩给咬了一口,爸爸问出没出血,儿子说没有。爸爸问疼吗?儿子说疼,接着就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,爸爸心一紧。这时岳母接过电话告诉迟尚斌,小乐虎的胳膊被小朋友咬得挺厉害的,本来这件事是要瞒过迟尚斌的,不愿让他为家里事儿分心,可谁能想到小乐虎抢先告了一状。孩子毕竟还小不懂事,另外这种“委屈”事儿不跟爸爸讲跟谁讲啊。家里人说应该去找那个小女孩的家长,迟尚斌在电话里告诉岳母千万别去找家长,都是孩子,小乐虎吃点苦就吃点苦,锻炼锻炼没有什么。

当记者问迟尚斌为了足球事业舍家撇业怎么想的时,迟尚斌很简单地回答说:“这是自己的工作,已经习惯了。”他说女儿小的时候也是这样,干足球的都是这样的。他还说,小的时候喜欢踢球,那时没有什么目标,自从进入国家队,尤其是1982年冲击世界杯未果,对他的触动很大,那时候,他就有一个心愿,和全国球迷的心愿是一样的,“不冲进世界杯死不休”。如今国家队有这样好的条件,如果能成功,也算圆梦吧。他还说:“只要这个心愿实现了,什么个人利益,恩恩怨怨的算个什么!”

迟尚斌要将足球进行到底,张晶要将爱情进行到底,这就是温情迟尚斌和柔情张晶的故事。■本报记者赵植萍(沈阳专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