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痛苦一群人欢愉 迟尚斌下课球员拍手称快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z-surpass.com/,普拉诺

记者王军深圳报道 17日中午开始,深圳笔架山基地里就流露出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来。85天来,这种兴奋仿佛是一种离经叛道的淫亵,被压抑了很久很久,一下子终于全部爆发出来了。

“迟尚斌要走人了”的消息迅速传开,即使迟尚斌上午还在基地房间内。午饭时,队员碰到了谢峰,联系起14日就回到基地居住的郭瑞龙,事情已经逐渐明朗。

下午3点半,住迟尚斌隔壁的队医证实了“主教练和助理教练都休息不带队”的消息。下楼时,大家嬉笑着说:“今天训练岂不是没有人带了。”有人还建议,让队里的管理员小刘带带就行了。这个时候,因为咽喉发炎请假多日的队长李毅也开着宝马回来了,停在了属于他和李玮锋的车位。这两个位置已经空了许多天。

俱乐部总经理杨猛带着总助孟庆森来到训练场,郭瑞龙、谢峰和张军也都来了,形势已经明确得一塌糊涂。

这是郭瑞龙第二次出任救火队长,他说,“人的力量不是在希望中爆发,就是在绝望中爆发,我们这个队是有希望的、有实力的。”掌声,犹如一阵春雷。老郭的这次出山演讲比以往任何一次更有煽动性。状态上来的老郭甚至背诵了一句《基督山伯爵》原文:“我们只有体验过死的痛苦,才能体会到生的快乐!”话音刚落,场边放起了鞭炮,笑声里分不出是开心还是讽刺。

老总和领队退场,去忙那些该他们忙的善后工作,球队开始操练。从跑圈开始,球员们的所有表现似乎都有意与迟尚斌批评的内容作对。首先就是“年轻队员不敢跑得快点”,在体能教练奥马的带领下,全队有说有笑,与前一段时间的压抑相比,真的是天壤之别。

郭瑞龙把第一课的指挥权交给了体能教练奥马,自己则和谢峰、张军站在场边看。由于匆忙,三人连球队的队服都没有,老郭甚至穿的是T恤休闲裤,穿梭于球员之中极不协调。

原计划90分钟的训练课最后延长到120分钟。期间老郭没有闲着,普拉诺他走遍了整个球场,几乎和每一个主力和替补交谈。他说那是在摸底,一个一个摸,他要搞清楚这些人现在的真实状态和真实心态,才能对症下药。

在忙碌的老郭身边,球员都显得精神十足,跑步的速度也比此前更快,表情则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兴奋。抢点、射门个个积极,出现了不少鱼跃头球和飞铲的动作。与迟尚斌时代沉默不语的气氛相比,仿佛两支球队。场边的球迷和记者比平日多了一倍,最后球迷协会的简会长也向老郭道歉,今天人多了点,影响了训练。老郭连忙说,不打紧,大家都很守秩序。深圳足球,仿佛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。

训练结束时,老郭肯定了大家热情的同时,提出“训练质量还要提高一大截才行”。而且,他毫不客气地批评了周挺,“他没有向教练组请假,今天点名批评。我把话说在前头,我会一碗水端平,你们必须把自己的伤病和想法在今天交代清楚。从明天开始,我要加大训练量,不能练的快点提出来。”最后,老郭明确了上任的首要目标:“周末这场中超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25日的亚冠。现在时间很短,但是事关中国足球荣誉,我们别无选择。”话音刚落,“砰砰”两声,球迷手中的礼花升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