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足球内幕 29(图)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z-surpass.com/,普拉诺普拉诺

一个最明显的矛盾是,工资都不发,球员何来动力夺冠?朱广沪是靠什么调动了这些弟子?难道只是师徒情?这支球队,太像1999年的辽宁队,朱广沪和张引,以他们教父似的个人魅力,诠释了家族足球在某个特定时期的巨大威力。而朱广沪显然有着更深厚的人脉资源,在这个圈子里的长袖善舞,为他的球队赢得了广泛的空间。

深圳的老杨,现在已经回到了北京,开起了一家托管服务器的公司。公司开张不久,周转并不顺畅,他基本上是靠追回原来的一些欠款来维持局面。那些钱,差不多都是别人赌球在他这欠的钱。老杨本人就是那时候替深圳队做球的“操盘手”之一,一般情况下,个别球员为谋取私利,最好的办法是与庄家合作,去影响比赛结果,但是像深圳队这样一支特殊情况下团结一心的球队,完全可以获得更大的控制力,并靠“吃庄家”来获得更大的“整体利益”。当然,这时候他们更需要一些像老杨这样的专业人士,来帮助他们完成操作。

有细心人分析过2004年赛季深圳队全部的比赛结果,普拉诺发现他们基本上是在强队身上拿分,这完全取决于他们超强的实力,但在弱队身上,他们却反而留下了大量的平局。在行家看来,这种球队是最好的操盘对象。以当赛季第三轮为例,深圳客场对阵青岛,赛前一天,庄家开出的盘口是平手/半球,这时候球队的操盘手在得到准确消息后,在大量的“土庄家”(国内庄家)手里下注买青岛。就算是土庄家大都“吃货”能力不强,像这种遍撒胡椒面的下法,下出去2000万也完全不是问题。通常情况下,成形的土庄家都是境外赌博公司的下线,在盘口上保持一致。这2000万砸下去,境外盘口会很快感觉到下注额的倾斜,这是庄家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,所谓庄家,并不是自己下注的赌客,他们吃的是“水钱”,所以,最安全的情况就是两边资金大致相当,几乎形成赌客对赌的局面。在这种情况下,盘口一定会发生明显甚至剧烈的变化,像这场比赛赛前的盘口,已经发生了完全相反的变化,由深圳平手/半球变为青岛让平手/半球,并且水位是低得可怜的0.05(押1000元只能赢回50元),其目的就是为了把下注额向对面分流。这样的盘口当然会吸引大量不知内情但心存侥幸的下注者,把资金投向实力更强的深圳。但不管怎么样,每一笔钱都是以下注时的盘口作为参考标准,只要最后青岛获胜,赛前一天砸下去的那2000万就算赢到手了。最后的结果就是青岛1比0获胜,按当时的盘口,押青岛就是全赢。

国际赌博集团一般会把各国联赛按等级来分,中国联赛肯定是最低等级,因为变数最大,风险最大,甚至庄家经常都不敢给中超开盘。而像深圳这样的球队,就更是庄家最可怕的天敌,因为他们的实力,加上他们的团结,所以更容易制造欺骗性。当然,俗话说把戏不可久玩,如果长期为之,一定会引起庄家的警觉,根本不去碰深圳队的比赛。深圳队全年平局很多,而输球只有两场,这是有经验的表现,其实像这样一支长期遭受欠薪的球队,只要真正做好两三场比赛,全年的基本运作费用也就出来了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样的比赛最好是对手有强烈的拿分要求,而且,同样要能控制住本队的球员,便能达到“你拿分,我挣钱”的共赢结果,否则,一不小心,对方被庄家控制,也在坚决地求败,戏就有可能完全演砸。

客观地说,这代表着一种更先进、更与国际接轨的思维。比如说,在博彩极其发达的英国,曼联全年都极少输球,但却很可能爆出一次大冷门,诸如主场输给桑德兰之类的球队,但就那一场就可能骗翻了无数习惯性下注的人。再比如2003年欧洲冠军杯,AC米兰在首回合3球领先的情况下,次回合尽输4球,被淘汰出八强,这种按常理绝无可能发生的状况,几乎让米兰赚回了整整一个赛季的费用。这种产业化经济中的突然出手,往往具有最大限度的爆发力。

2005年赛季,卫冕冠军最终只在联赛中排名倒数第三,不知这是不是对汇中天恒3块钱接手了健力宝股权却什么也没改变的嘲讽。朱广沪挂印而去,带着他的深足弟子继续在国家队战场节节胜利,而他的继任者迟尚斌却在103天的斗争后,抛出了深足冠军“有假”的说法。

那年5月19日,迟尚斌在就“球霸事件”向足协陈述内情时,提到了一件让两位足协主席震惊的事:在汇中天恒接手健力宝俱乐部时,财务在审计账目的过程中,查出俱乐部账面上一笔60万元资金去向不明,当时汇中天恒高层质询了主教练朱广沪,朱广沪回答说,这笔钱给裁判了。讲述这一情节的时候,迟尚斌抑扬顿挫,惟妙惟肖,好像这是他的亲眼所见。这一新情况据说让足协副主席谢亚龙、南勇大为震惊,但震动的波长都没来得及扩张就烟消云散。两位足协领导表示,这仅仅是江湖传闻而已,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不好评价。这让迟尚斌好不怅然,走出足协大楼的时候,他忍不住回望,他相信这个所在肯定有个什么装置,让这里的人们遇到任何问题,都能保持平静,甚至连体温都恒定。

虽然迟尚斌最终没能提供更多的证据,但一个与此巧合的例子是,这一年深圳队的所有比赛中,有多达7轮是以多打少,主裁判在比赛中不约而同地罚下了对方的球员。有媒体针对此质问了朱广沪,后者一律回答为不清楚。

当时的朱广沪已经贵为国家队主教练,足协的态度大抵只能如此,就像2009年尤可为因涉嫌商业贿赂、操纵比赛被抓后,有媒体立刻想到了此人与国家队少帅高洪波与厦门期间的合作,足协的尴尬态度亦然。

因为这次北京行,迟尚斌更觉得自己在深圳的103天太过悲壮,李毅和李玮峰对他的对抗、戏谑、调侃,甚至攻击,让他这个老江湖实在挂不住,比朱广沪早6天出生的他,怎么也不愿意承认他对球队的驾驭能力逊色于对方。“我不做逃兵,不会主动辞职。我虽不是英雄,但不能眼看着中国足球再这样被恶势力压下去,《英雄儿女》里王成手拿爆破筒说‘为了胜利,向我开炮!’我想说:‘为了中国足球的正义,向我开炮吧!’”迟尚斌几乎仅凭那张国字脸就可以站在正义一面,但他最后还是被手握的爆破筒炸飞了自己。

健力宝基地,李毅喜形于色出现在镜头前,一如既往,毛躁的头发搭在那双为了故作神秘而眯得更细的眼睛上,显得他极度轻浮。“迟尚斌下课你什么感觉?”与李毅对话根本不用客套,记者们都直入主题。“天亮了”,李毅脸上的表情瞬间凛然。这之前迟尚斌指他败坏球队风气,带着小队员彻夜喝酒通宵达旦,他也说过一句英雄版的语录:“莫须有。”岳飞泉下有灵,也会觉得这家伙的引用恰如其分。这次的“天亮了”是他的独创,不存在版权问题,仅仅这三个字,就让迟尚斌那张激昂的国字脸瞬间变成了囧。而后李毅成了大帝,在百度百科里,这样写道:此词汇在网络用语里专指极富内涵的中国球员李毅。这句之后,汉武大帝、康熙大帝、隋炀大帝,全都委身其下,与他们相比,迟尚斌实在没有任何理由觉得委屈。

2005年2月20日:迟尚斌正式成为健力宝2005年赛季的主教练,并搬进笔架山基地宿舍的305号房。随后和谢峰及部分球员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,力图充分了解球队情况,但最重要的是安抚人心和劝说大家接受新的工作合同。

2005年3月9日:在亚冠首战战胜磐田喜悦队后,决定加强对球队的严格管理,队员们因为亚冠比赛后只有半天的休息时间而感到不满。

2005年4月13日:健力宝队在联赛中取得三连平后,迟尚斌再开杀戒,王新欣、张永海二人被罚离队。从来自球队内部的消息称,在宣布相关决定的会议上,迟尚斌不仅语气相当的坚决,而且神情相当的激动。